追记革命先烈张贯一

编辑:孙亚民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6-05 10:43 [打印] [ ] 论坛
1950年阳春三月的一天,山东省德平县糜镇东街。
一群赶集的老百姓正朝北墙上一张布告指指点点,有个文化人还读给大家听。大意是:杀害德平县西四区区委书记张贯一的“小组子”头头刘xx被正法,落款是:德平县县长:高锡禹。
张贯一(1918—1945年)原名张立元,化名张志荣,牺牲前是德平县西四区区委书记。年轻的张贯一从小就恨透了黑恶势力对老百姓的欺压。早年,在丁学风的影响下已经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公开身份是孙明山村的教书先生。以教书为名秘密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经常来往于德平县城。
为加大宣传力度,一年的腊月十二湾头街大集,他提着石灰水小罐,在湾头东西街的北墙上写下:“共产党万岁!毛主席是我们的大救星! ”。当时近在咫尺的西刘村就驻有国民党曹五旅一个班的人马,这是多么胆大而危险的举动啊!那时他就为解救穷苦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为革命事业献身的英雄主义精神已经彰显。
后来,为便于领导德平县西四区的工作,他辞掉教书匠的职业,走上职业革命的道路,常住田冢村,化名张志荣。因为共同的共产主义信念使得他与当时的田冢村负责人田中会成为莫逆之交,一起研究探讨工作,共同克服困难。当时田冢村的田兆金成了他的得力助手。在田中会、田兆金等同志的共同配合下,设在田冢村的地下兵工厂搞得有声有色,为德平县基层组织提供相当数量的手榴弹和雀枪。这段时间他经常来往于田冢村与德平县城,向德平县县委书记王林华汇报西四区和地下兵工厂的工作。随着形势的恶化,黑恶势力越来越猖獗。当时戚家寨驻有敌兵曹五旅的部分人马,戒备森严,他都能机警巧妙的通过盘查十分精细的哨卡。
1945年11月的一天,张贯一一大早带着王林华书记的指示离开德平县城,踏上去田冢村兵工厂的归程。某村一赵姓送地瓜的“熟人”主动搭讪道:“张立元,坐我的车回家吧”。张贯一犹豫了一下,想:也好,坐送地瓜的车,通过戚家寨哨卡,方便做掩护。
这天正是糜镇大集,一进东街这送地瓜的便说:“你赶着车前面走着,我买了鞭梢儿随后就赶上。 ”张贯一也没多想就接过鞭把,赶车已过十字街。稍后,这赵姓送地瓜的手拿鞭梢儿疾步赶上,接过鞭把。在交鞭子时,张贯一用眼睛的余光扫到几个彪形大汉鬼鬼祟祟朝他围拢过来。“东街失火了!”张贯一大喊一声,以此避开尾随者的视线,哈着腰朝街北面小胡同急奔。但遗憾的是,他最终还是没有逃出这帮匪徒的魔掌……在那暗无天日的旧社会,光天化日之下“小组子”就敢大集上抓人,老百姓的命还不如一只鸡值钱。张贯一就是要为改变老百姓的这种命运而奋斗。
某年的一个晚上,一湾之隔的临村村民刘更全沮丧着脸向张立元诉说被地主欺负的苦衷。“挺起腰杆,不要怕地主老财,你要和他斗,我这就去找他说理”。在张贯一据理力争下地主老财终于低下头,给刘更全赔礼道歉。从此以后,便再也不敢大胆妄为欺负穷人了。“我父亲失踪二十多天后的一个早晨,天刚放亮,我爷爷哭丧着脸,背着一筐柴禾走进院子。插上脚门,倒掉柴禾,筐头儿里露出鲜血染红了的衣裤。母亲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亲手缝制的衣裳,放声大哭,被爷爷立马制止了。‘为了家人的安全,咱只能悄无声息的把立元安葬’。父亲这带血的衣裤,就足以证明他老人家受尽了摧残。被抓后,他被关押在前赵村西头一座小西屋里,受尽了折磨。敌人在一无所获得的窘境下,趁漆黑的深夜,把他老人家从小西屋拖出,拉到前赵村东北角、糜镇东街东南角的松树林里杀害。 ”其子张修义眼里噙着泪花哽咽着说。
这是经过一个来月的暗中多方打探,才得知张贯一被害的准信儿。是驻糜镇街的八路军战士把这无名尸体就地埋葬。“又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爷爷协同舅舅与院中几个亲族,将父亲的遗体从原葬处直接移往我家坟地安葬。天还没亮我被母亲和舅舅的谈话惊醒:‘吃了饭再走吧’母亲挽留道。‘立元被匪徒弄断三根肋骨,又残忍地杀害,我怎么吃得下?’舅舅说着,拖着疲惫的身子蹒跚着走了。那时,我虽然只有三岁,但是,仇恨万恶的旧社会种子已经在我心中生根发芽。父亲的英勇壮举激励我一生,为了党的事业勇往直前,奋斗不止。 ”张修义眼含热泪悲愤又激情地说。
张贯一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8岁。他的死,是为老百姓撑腰而死;他的死,是为推翻万恶的旧社会而死;他的死,是为建设新中国而死;他的死,是为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而死。因此,1985年陵县县志在革命英烈一栏记录下了张贯一的大名。
张贯一烈士永垂不休!
(张修义口述 王清福整理)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