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雨

编辑:李根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8-25 17:19 [打印] [ ] 论坛
烈日炎炎,闷热的天气,前所未有的蒸腾感,一连多日的高温,像是屠了城,一片茫然苍白,草木本该茂盛,芳华锦绣,却失了颜色,像被抽干了水分,无精打采的垂落空中,一动不动。
    行人寥寥无几,往日的车水马龙已不复存在,只剩下偶尔穿过的车辆,匆忙而过,划出一路白烟。
    施工的工人改了战略,避开了阳光正午时分,起早摸黑的工作。
    高温天气,人变得浮躁,难耐,躲于屋舍,逃的了暴晒,却解不了闷热,墙壁屋顶皆是烫手的温度,床铺也是烫的粘手,似乎每个翻身,都能听见皮肉撕裂的声音,风扇空调,仿佛忽然间都不管用了,只剩下不停运作的噪音,却一直给予不了清凉。久困于屋,像是软禁般让人透不过气来。焦躁,又无其可耐。
    开始,盼望有雨,渴望携雨而来的风,渴望空中滚滚而来的乌云,渴望一道闪电劈开天空,渴望一场凌厉的雨,解救水深火热的生灵。
    于是,雨是日夜思想的希望,心心念念的寻觅她的足迹,然,一日一日的高温持续,天空清亮湛蓝,一丝云朵也没有,可以遥望的天角,也是一片晴好。
    或许,想念与渴盼的力度不够,她感不到我心依然,才会迟迟不来。忽然想起古代的求雨,是不是真的心有所念,便可有所归呢?
    渴望来一场雨,在这烫人的午后,可以淋淋漓漓,聘聘婷婷而来,轻歌曼舞,水袖飘飘,滴滴答答间,韵润了世界,像一首诗,在山水间填足了韵律,或许,忽见陌头杨柳色,一片清凉见故里。
    或许,与你窗前相遇,放一首歌,与你,苍茫两不顾,一心问君知。
    或许,伞下问清风,细雨伴花浓。
    或许,枕雨而眠,清凉随君意,欣欣入梦来。
    或许,只任思绪随你飞,便可翩翩起舞弄清影,行行诗情心上来。
    或许,你过于急迫,急迫的忘记了形象,伴响雷,踏清风,瞬间倾城,你像铁骑铮铮的勇士,威武霸气,破城掠地,清洗了尘埃,还世界一个清明。
    无论,你以各种方式而来,急迫的心,都会是一场欣喜,都会让心情得以宣泄,升华到极致。
    落雨的天,适合孤寂的心,少了浮华噪杂,一切归于平静。
    无论是撑伞而行的优雅,淋雨而行的潇洒,或许是雨丝渐长的忧伤,皆变成一种思绪,缠绵于雨中,随风起,随雨落,而你终是懂得的,用这点点滴滴的回应,慰籍着言语间无法诠释的心情。得到安抚的心灵,都会在瞬间安宁下来。
    想必雨最知情,让期盼与渴望,都变得深情,如若有君来,定当与梦同。
    于是,白天黑夜,无时无刻,等你来。 (陈启忠雪儿)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