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进行时

□周薇 陈启忠

一不小心,时光机的镜头就聚焦在秋天的画面了。秋,就不急不缓,不愠不火地进行着。

新型的豆子收割机开进了地里,突突突突,那响声脆生生的,主人看着这个新伙计干活干净利落,笑得合不拢嘴。

老爷爷手里擎着大烟斗,旱烟叶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他看着那收割机在忙碌,眼睛都瞪大了:这是啥玩意,一口气吞了那么多的豆子,吐出来不见豆皮子,是咋吃的,咋吐的嘛?搁在早先,就这家伙走一趟,够俺这劳动模范弯腰撅腚干半天了,真牛气……

爷爷,可别翻你那些老黄历了,都啥年代了。孙子笑爷爷翻旧账。

说啥呢,翻老黄历是为了让你们这些娃别忘本。

不忘本,不忘本,不打破旧的,咋迎接新的?你那月牙镰不退休,哪里来的收割机?孙子和爷爷辩解。

是啊,俺的那把镰刀,还有那把锄头都退休了,俺是劳模,它俩可是功臣,哎。爷爷叹息着,眼睛却很亮,注视着收割机的身影。

落叶是秋天的明信片。一枚跟着一枚,有目的翩然如飞蝶落下。它们的目的地就是树根。树高千尺落叶归根。它们的根在大森林里,到处都是它们的家。一地的金黄,是生命成熟的象征,是满地尽带黄金甲的悲壮。

野菊花把紫色镶在大路边。那紫色的梦幻一直延伸到眼睛无法触及的远方。那些落叶就像是老去的生命,回归到终点。叶子、野菊花、秋天、生命,是不是都在进行着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

稻子熟了,金黄一片。田字格形的稻地,风轻轻一吹,那麦子就滚动起金黄的波浪。蜻蜓在稻穗上来回地飞着,顽皮地打着秋千,一点也不疲倦。

收割机,红色像火的红豆;绿色如珍珠的绿豆;黄色如金子的黄豆。辩论的祖孙俩,起伏的稻浪,翩翩的落叶……

秋天是一幅画,正在被画师丹青着。

小燕子在电线上开会,商讨着南下的行程、路线和日期。侧耳倾听,它们的窃窃私语中有着对这片土地,这个家的留恋。

谁说秋雨是悲凉凄冷的?我眼中的秋雨浸着成熟的味道。野菊花瓣上秋雨凝成的水珠,在花蕊上打着旋,跳着舞。滴答滴答,秋雨拍打着忙碌的车窗,车里满满的一车豆子蒙在大苫布的下面。“滴答,滴答,下雨啦,快点回家别忙啦。 ”

秋天是一首歌,正在被歌者弹奏着传唱着……

太阳很暖,收敛起了夏天的飞扬跋扈,变得很柔和。那暖,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妈妈亲手铺下的棉絮,驱赶着心里的冷,贴着心坎缝制一怀的暖。天空是空旷而晴朗的。秋天的天空好像是更高更蓝了。是不是秋的大手,把天空撑起来的?

心,被秋天陶醉了。是一丛丛怒放的野菊花?是一阵阵大雁的鸣叫?是一片片被收获的成熟?是一滴滴湿透裙裾的秋雨?

秋天,是一首诗,正在被浪漫的诗人构思……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